大爱无疆 到非洲抗击鼠疫中国医生蒋荣猛和死神

  蒋荣猛(右二)一行为患者治疗。

  鼠疫,对于大都市的人来说,仅仅是书本上的一个陌生词汇,可对于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治中心主任医师蒋荣猛来说,却是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。去年,非洲岛国马达加斯加共和国鼠疫疫情肆虐,由于当地医疗水平有限,疫情难以得到有效控制。11月9日凌晨,蒋荣猛、郭嘉祯、张海霞三名来自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的专家,飞往马达加斯加首都,与前期已经赶往当地的6名中国疾控中心专家组成专家组,共同帮助马达加斯加抗击鼠疫疫情。蒋荣猛说从医这些年,每次的出国之旅,他都在与“死神”面对面抢人。

  为患者带去希望

  蒋荣猛一行人到马达加斯加抗击鼠疫奋战了18个昼夜。马达加斯加人口大约2200万人,其中医生仅有3000余人,从医院床位来看,每1万人对应3张病床,全国没有相关的实验室,传染病的死亡率非常高,大约相当于我国上世纪50年代以前的医疗水平。截至去年11月2日统计数字显示,鼠疫报告病例1800多例,其中死亡120余人。疫情一旦出现,难以有效控制。

  在马达加斯加当地,还有大约10万华人,在这次疫情中,有一名中国游客不幸疑似感染。蒋荣猛一行人经过17个小时的辗转,到达了马达加斯加首都塔那那利佛,来不及倒时差,便直接进入了工作状态。疑似感染鼠疫的中国姑娘,住在一家由中国支援建设的医院内,这是当地最好的医院了。蒋荣猛见到姑娘时,感觉到了她的恐惧,那不仅仅是死亡焦虑,还有再也见不到家人的担忧。

  “别担心,我们就是为你来的!”蒋荣猛只用了这样简单的几个字,姑娘的眼睛湿润了,眼前站着的专家,都是中国人,这里不再是他乡的病床,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安稳,心里踏实了。连着几天,蒋荣猛一边积极为姑娘诊疗,一边反复告诉她,鼠疫并不可怕,可以治疗,没有后遗症。从患病到痊愈回家,大约十几天,患者比医生先回了国,邯郸市新闻,临别前,蒋荣猛和这位中国姑娘互加了微信,蒋荣猛告诉她,回家以后也不用有任何负担,有任何情况随时微信沟通。

  与鼠疫感染者面对面

  在这18天他乡之旅中,蒋荣猛有4天时间是在当地专门收治鼠疫感染者的医院里度过的,对于他来说,到非洲国家协助抗击疫情已经不是第一次,来之前,当地医院的环境蒋荣猛有心理准备,可真亲眼看到了,心里还是像小刀剐一样。

  当地气温30多摄氏度,闷热也是一大劲敌,所谓的医院无非是几间小平房,拿来当病房的是几顶白色的帐篷,每顶帐篷里,大约10名鼠疫感染者躺在简易的床铺上。在这些通风环境不太好的“病房”里,蒋荣猛的诊疗工作一干就是一天,其中检查患者口腔、呼吸道的环节,蒋荣猛更是要与感染者近距离脸对脸,能够保护蒋荣猛的,仅仅是N9口罩和一次性隔离衣。对于每一位患者,蒋荣猛都要把情况问个详细,他的每一个问题,都要由翻译先翻成法语,再由另一位翻译从法语翻成马达加斯加语,患者的答话也要经这样两轮才能传回来,这无形之中更加长了蒋荣猛处在危险之中的时间。

  医院里当地的医生、护士也让蒋荣猛挺着急,比如有位医护人员用一大块普通的蓝布,将自己的脑袋包了严实,看似全副武装,却并不能保护自己,还有人因为闷热,口罩早就摘了,医院里的病人更是可以随意走动。面对这些问题,蒋荣猛也找到医院,掰开了揉碎了,一点点讲疫情的防控知识。“他们非常愿意接受我们的意见,隔几天再看,防控的工作比刚来的时候强多了。”

  在这18天里,除了到一线与鼠疫感染患者面对面近距离接触外,蒋荣猛一行人还走访了当地社区,指导鼠疫的防控工作。由于居住条件有限,几千人混居在一片简易房里,一旦一个人被感染了鼠疫,全社区的7000人都得陪着吃药。

  和传染病打交道多年

  蒋荣猛从医多年,无论国内国外,几乎每次外出任务都在和传染病打交道,小到流感,大到非典、甲流、埃博拉,每有疫情出现,蒋荣猛都冲在前线。研究治疗肺鼠疫的临床医生并不多,蒋荣猛是其中一个,2010年他奔赴西藏,抗击肺鼠疫。2014年,他还赶赴西非塞拉利昂抗击埃博拉病毒。那次,他在塞拉利昂战斗了65天,对当地包括警察、老师、医务人员等4000多人进行培训,指导埃博拉病毒的防控工作。当地的礼节中,肢体接触的环节很多,尤其是葬礼的仪式,这都是埃博拉病毒感染的易感环节,在蒋荣猛的日记中却记下了这么一段话:“费里敦市的街上实在热闹非凡。如果你作为外来的援助者,时不时消毒、追求手卫生,离当地人远远的,还时刻警惕着潜在的感染者――尽管这些是必要的预防措施,但是想以这种态度在当地人心目中建立起基本的信任,几无可能。”

  当记者问起面对这些可怕的疾病时会不会害怕,哪怕一点呢?蒋荣猛摇了摇头,在他眼里,文中提到的这些病,统称为传染病。他饶有兴趣地讲起了学术,比如病原、传播途径、易感人群等等。那种状态就像是一个熟练的电工在给一个外行人讲电路。外人看来,每一个带电的电线都是致命的,明白原理的人,却不是这样看待的。

  蒋荣猛说,促使他敢于冲到一线去的,并不是他名字里的这个“猛”字,每次他乡之旅,他都要做大量的功课,把他所要面对的细菌、病毒研究透彻,如此便能有的放矢地做好自我防护工作。他的勇气,是以科学、医学知识为依托的。

  记者这两天能见到蒋荣猛也是赶巧了,他也是刚刚从外省赶回来,这次出差的任务,是到南方指导流感防控工作。最近这波流感来得挺猛,蒋荣猛嘱咐大家,不必过分担心,此次的流感属于普通季节性流感,并不是新型的流感病毒。“一般方法就可以应对,多喝水,放松心态,注意通风消毒,感冒到医院就诊注意戴口罩,防止交叉感染,不要乱用药,尤其是抗生素类的药品。”

  本报记者 景一鸣

  图片由蒋荣猛提供J168

    关闭
  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